当过剩的忧虑被消耗,我们终究要学会简单明智

时间:2019-05-14    点击量:

审发:陈敏

喜欢值千金
临回国时我陪她去买手机,她捧着新手机一面笑一面和我抱怨:“我今年都白干啦,这下所有工资都花完了,明年的工资也都预支给我爸了……你知道么?我昨天看了下排班,考完试一天不休,要死了,要死了……”那些喋喋不休的抱怨里夹杂着自豪感,神采飞扬。
我看着她就想起自己的小时候,也曾为了一本漫画书一星期不吃早饭,为了一辆自行车拼命考100分,把那些细碎的、平常的东西当做宝贝,拼命努力地追求。
你真正值多少钱,基数是你的过去,外加你花费的时间和对于外界的贡献。

从2017年开始,现金似乎已不再是生活必需品,无现金消费已经占据生活的70%。
也是近几年,一本叫做《断舍离》的书流行开来,日本步入“低欲望社会”的事实被中国知识分子反复讨论,MUJI等简单平淡风、厌世风开始席卷市场,连带着豆瓣各种小组涌现“像我这样节约的生活”“极简生活”“反消费”……
若把生活中的事情简单粗暴地分成两种:必须做的和不必须做的,在我必须亲自做的事情上,我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把自己训练成“熟手”“专家”,力图用最少的时间创造最多的价值,然后请人或机器做那些不是必须得我做的事情,这是我认为效率最高、性价比最优的方式。
03
01
他们一周工作两三天,每天三四个小时,期末时偶尔会请假,但基本都家住附近,长期稳定。和我最要好的朋友是广东人,高中毕业就在这家咖啡馆打工,一干就是3年。
我曾在香榭丽舍见过像买菜一样买奢侈品的同胞,也曾听过韩国大妈指着满墙的LacostePolo说“This,This,No,No!Others,Others,All,All!”
02
“因为蚂蚁花呗有一个月的免息期,钱放在余额宝里就能多赚一个月利息,何况花呗还有几毛钱的红包可以收。”在这个买菜都开始扫码支付的时代,我们的精打细算只是换了种方式而已。
懂得这些之后,时间一下子被具象化。我开始会估量,我每天在路上花费两小时,实际花费是交通费外加88元人力成本,而这两个小时对我的未来又有多大贡献。